火热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明末天下行小说写的很不错,中域新章节阅读无删减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热门小说

在线阅读

明末天下行小说写的很不错,中域新章节阅读无删减

中域历史
简介: 火热文学网为您提供优质精选的热门小说【明末天下行】,来自中域的小说全本章节阅读无删减版在线看!
更新时间: 2024-03-25 18:07:04
免费阅读

  (写在前面:为了这一章叙述篇老域是挨了不少批评,老域是很想删除,可为了后面的情节展开又必须有这一章铺垫,只得再三精简,只是这样精简出来的内容批评更如潮水般涌来,老域左右为难,这有什么办法只得怪老域第一次写书没有经验,没办法老域现在只得重新拿出初稿奉上。还是那句老话新加入的书友若有不喜,直接跳过,回头再看此章也不迟,)——————————————————————————————

  这一走就是十来天,队伍来到一座很大的城池,有人说这里是沈阳城。到这里后,大半的人留在了这个地方。杨兴庆三人不幸运,休息两天后继续跟着剩余队伍走。

  从这时开始,大家发现杨兴庆更傻了。不知道他从哪里弄几张皮子和一块黑乎乎的石块,他把石块磨得又细又尖,没事的时候,天知道他神神经兮兮地在皮上画些什么鬼画符,宝贝得不得了,别人动这东西他就打人。反正那东西杨顺和刘庆偷偷看后,一本正经地告诉旁人他们是看不懂,猜想可能是画小人符咒野猪皮。

  倒是有个十一二岁叫蒋孝风的可爱型小鬼跑过来偷偷看一下,对杨兴定说过几句话,随后杨兴定让蒋孝风坐在身边看自己画,且时不时地对这小鬼讲上两句。开始时小鬼还只是个听众,半天后两人熟悉,小鬼的话多起来,时不时指着杨兴定画的东西争执两句,争得面红耳赤时,跑了回去半天,回来后神神秘秘地从胸前拿出一本发黄的书悄悄扔给杨兴定看。杨兴定拿这本书一翻,两眼直冒金光,于是小鬼和他的这本书成了杨兴定来到这一世的第一件战利品。

  过两天这小鬼带着他大哥,一个看上去很肮脏(其实大家不分男女都一样),说话声音却很秀丽某些时候有种神秘感的十五六岁少年,跑过来和杨兴定三人一起同吃同睡,于是三人组成了五人组。

  又走几天,大家来到一个山寨模样(此山寨非彼山寨)的城池,后金兵管这地方叫赫图阿拉。

  赫图阿拉这地方太著名,可以说在几百年里全球闻名,沈阳那地方在它面前也只能自称老二,为啥,这地方在现21世纪全称‘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明代汉名称之为‘建州’,后金人称‘兴京’,就是老野猪婆**哈赤的发家之地,全国满人的朝圣之地,明人耳熟的‘七大恨’就是从这里传出来滴。

  大家刚到这地方,从远处就看到前面人山人海,所有的人如野兽般摩拳擦掌,兴高采烈地在那里欢呼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人在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并准备用美酒佳肴来招待他们。

  的确是热烈欢迎,还没等队伍近来,这些人就迫不及待地一拥而上,这个选那个挑,一个自己看中且同行也看中了,二话不说操刀子就上,简直就一抢劫盛宴,乱了大套。若不是五人组是排在队伍最后面,说不得早已落入这些人的魔掌。

  到后来,两个在这群人中很有威信的老头见情形不对,自己人都出生入死地干了起来,这还了得,还没王法吗!两老头商量一下后,对身边几个牛录额真吩咐一番。

  牛录额真们领命点齐兵马,骑着马就冲了过去,不管抢人的还是被抢的,全部用鞭子招呼,不服,大刀片子往死里嗑。一番教量下来,全部老实,规据了,安静了。两老头如诸葛大神般抚摸着鼠尾巴开始出场了。

  事实证明两老头的领导能力还是相当出众,对着众人一通大声叽里呱啦后(所谓大声,就是找一帮子嗓门特大的,自己说一句,这帮人传一句,俗称古代广播),这些抢人的没了脾气(不服不行,一帮子拿刀片子比他们更狠的人就站在边上杵着)。

  两老头也深知打一棒子给一甜枣的成功领导名言,跟大家说至于你们已经抢到手的就归你们吧,咱还把后面这些没被抢的人,均大部分平均分给你们,只留下两万人,这事你们也知道,汗王(皇太极)的意思要把他们送到另外一个重要地方去。

  一场抢劫盛宴变成分赃大会,等这位爷那位爷心满意足地带着战利品走后。两老头怕夜长梦多(这些位大爷大白天都敢明抢,到了黑灯瞎火的,那些白天不心干那还不乱套),把牛录额真们叫到一块,让他们抽签决定谁护送剩余的人去北边那个重要地方(这事证明当时的后金还是相当民主,因为后金政权是建立在部落联盟之上,不民主不行啊)。

  抽完签,两老头马上命令那个倒霉的牛录额真,立即押人上路,走得越快越远越好。真是人老成精,诸葛大神复生啊!这位可怜的额真带着不足三百号手下赶鸭子一般,以急行军方式上路而去,紧赶慢赶还没天亮,还是被人拿着刀片子追上来。

  刚开始这位额真还算硬气,打死不肯给人,后来追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在这帮爷动之以情地以理服人之后,在额真和手下们满身淤痕哭天喊地的情况下,两万余人变成一万五千余人,不过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地上路了。

  五人组很不幸运,成为这万多人中的一员。

  从这日起,很不幸运的这万多人基本上都成傻子。

  咋就这么命苦啊!

  从那个倒霉的牛录额真和他手下们那种唉声叹气的神态中,傻子都可以感觉到要去的那地方肯定是个鸟不拿屎的不毛之地。

  这帮子倒霉的后金兵去了还可以回来,那自己呢?

  倒大霉了,难道咱祖上没积德,被后金兵掳到辽东也就罢,大不了跟皇太极混,咱大明百姓活着不容易啊,不就是为有口饭吃吗,谁管饭咱跟着谁呗。(中国古代老百姓就这样,八国联军那会,各国鬼子入北京,各族人民站在街边、房顶观看,就差没鼓手欢迎了,通俗点讲这叫‘民智未开’)

  到建州这地方好死不活地还有几十万人口,就是被一帮野人老爷打死,好歹还有人挖个坑给你埋葬,去那未知没开化的鬼地方,千里无人烟,不被野兽叼走弄个尸骨全无,就算祖宗烧高香。

  所有被虏的人傻了,杨兴定不傻了。

  你说傻子能说会唱吗?懂得好吃好住吗?可杨兴定会了。

  杨兴定不傻了,还变得比以前更聪明(刘庆和杨顺的认为),在其他人眼里这人就差没疯掉。

  为啥,高兴呗,杨兴定穿越之前干啥的,黑龙江消防武警,长达八年的军伍生涯,成年累月围着黑龙江大小山沟子跑,讲通俗点,过了建州就是到他的地盘子呢。虽说后世的村镇城市没了,人没了,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片水,大自然还是那个大自然,到这地方,那等于他回了家。

  能说了。

  能说不是单指杨兴定话多,而是杨兴定会说女真语了,一万多汉人独他一个,时不时没事时和边上后金兵聊上两句,不是聊你为什么来抓我啊,而是聊你家有几口人,以前是靠打猎还是打鱼为生,家住什么地方,那地方有什么特色,有什么特产,环境优美吗,等等,乌七八糟!

  尤其是一个家住福余卫(朵颜三卫之一)叫多图尔的章京(官职,女真部三百人为一牛录,设牛录额真,下设2名副职为代子,再设四名章京,章京下设副职一名拔什库)与杨兴定聊着聊着聊熟悉,刚开始有说有笑,到后来勾肩搭背就差没斩鸡头烧黄纸。

  杨兴定会说女真语最开心要属那位牛录额真,这位爷出长城时就跟着队伍,那时不要管事无所谓。从过了建州开始整个对伍属他最大,其他事都好说,就是话不好说。

  所谓话就是中国方言和各民族语言,大多数中国人能懂两种方言,一种普通话(古代叫官话),一种自家门口的土话,其余的天知道。何况各民族语言。

  自己和手下说什么,其余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听不懂,百分之九十八的人说的话,自己和手下听不懂,这叫什么事。

  一开始这位爷和那帮手下头都大了,只能用通用语言鞭子,这不是长久的事,搞不好那万多人,来个暴动怎么办,就是一万多头羊杀都要杀大半天(一人要对付五十人),可能吗?自己人不被这帮穷途末路的万多人大卸八块算命大。

  兄弟!救星啊!及时雨啊!

  那位牛录额真简直是含着热泪紧握着杨二的手感悟道。

  就这样杨兴定成抗日题材中的二鬼子!

  (满语实际上通古斯语的变种,与蒙古语属一系,就像汉语分为标准普通话和各地方言一样,只要学会一种其他基本可以无师自通,杨兴定当消防武警长年跑黑龙江山林子,不学会通古斯语系怎么与深山里的老百姓沟通。)

  杨兴定会讲女真话在别人眼里不当回事,杨顺和刘庆心中明白,自家少爷连草原都没去过,辽东更不必多说,这什么时会说野猪皮的话?结合杨兴定过了建州的表现,最后一致认为有脏东西是附体了,某个晚上两人趁他睡着突然把他绑起来,逼供了半晚的问题,确认还是那个二少爷,得到答案却是,我在二十天前梦见了文曲星,由文曲星点醒变得更聪明,所以一学就会。

  信吗?鬼才信!

  会唱了。

  一路上这么多天,是头猪都知道哼哼两声,何况清醒过来的杨兴定,穷极无聊啊,偶尔来两句现代小调。刚开始还只有刘庆和蒋孝风认真听、跟着哼,接着蒋孝风那古怪大哥蒋孝林(在杨兴庆和刘庆心中感觉此人有时像人妖)开始听两句时拽着文说什么‘俗不可耐’,到后来两眼直冒星光就差没送鲜花。最后,一首臧天朔的朋友成了这支队伍的主旋律,南腔北调的鬼哭狼嚎是别具风味。

  会住了。

  杨兴定被抓时是闰八月,到建州已是九月中旬,这个时候在其他没有闰年的年份里,已经是十月入冬了。东北人都知道,到这时候大白天还不感觉冷,一到晚上立马感受到是冬天来了。

  杨兴定这队人马八月被抓,都是穿的秋装,就是一件单长袍里面一件褂子。过了建州,越往北走温差变化越大。大白天一路走大家没感觉,一到晚上就很自觉地各自拥在一起,没办法这荒郊野外的会冻死人滴。

  某天大队人马经过一片水洼大草甸时,杨兴定跟那位牛录额真说了几句话后,额真考虑了一会借了两把刀给他。

  杨兴定把刘庆叫过来,拿起刀就往草地跑去,砍了一大片野草,往大车上一扔。晒了几个太阳,草干了,变成土黄色,两人又把这些干草用木棒一通敲打。打软后杨兴定亲自动把编了几床厚甸子。大白天不用还无所谓,到了晚上五人组另外四人一用,都知道了,盖上这东西整个晚上不烤火一觉可以到天亮,宝贝啊。一问这宝贝叫啥名字,杨兴定说这是东北三宝之一乌拉草。

  会吃了。

  说吃,首先要说皇太极,皇太极虏这么多人过来干嘛,说穿了人少啊,女真联盟联在一起也就百把万人。百把万人放在几十平方公里的地方那叫大都市,可放在几十万平方公里的辽东那叫百里无人烟。

  百把万人说是很多,刨掉老弱妇孺也就二三十万丁壮,这点人要守城要打仗要抢劫,丁壮们谁还有时间去耕地渔猎,靠那些剩下那些,得了,全喝都去西北风。

  这种情况下,丁壮哪里来,抢啊,南边有的是,不要白不要。

  从这件事上来说,皇太极对人力资源是多么渴望,到底是当大领导的资质。

  出于这种心态,皇太极对虏来的人还算不错,虽然把你的金钱财物都抢了,吃的穿的等基本生活用品还是不会动你的。如果你没吃的,皇太极还额外拿出粮食给你吃,不会让你饿死。

  如果一路上老实听话还不会受到虐待。想跑,也行,在平原或草原上只要你跑得过马和大箭,在林子里只要你躲得过当过猎手的女真兵追捕,恭喜你,你成功。

  不过刚开始时,十几万人看到女真兵砍死几百人后,全都变老实,包括三人组。

  再说那位倒霉的牛录额真,这位爷人是倒霉,却不傻,反而很精。大队人马从建州出发不久,就把所的粮食收了上去放在一起,每日定量发放一餐粮食,至于想多吃自己到野地里去找。

  为啥不让吃饱,吃饱了干啥,吃饱没事做一人一口吐沫把咱这三百号人淹死,当我傻子。

  在沈阳之前有上万人看着你们,在建州之前也有几千人,可现在咱只三百人,咱可不想冤死,得,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当日行一善,把那造反劲放在找吃食上吧,让咱省点心。

  刚开始两天杨兴定也饿得不行,一咬牙,和刘庆两人不是趴在地上抓土鼠,就是脱光衣服冒着冰冷的河水下水捕鱼,甚至麻着胆子去掏蛇窝子,实在找不到东西吃草根子、各类昆虫逮啥吃啥,总算将五人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

  好日子没过几天,杨兴定的各种手段很快传遍整个队伍,其他人是学得有模有样,青出于蓝胜于蓝,造成队伍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一般,鸟兽踪无。

  亏得那个叫多图尔的朋友厚道,时不时救济一下,还额外弄点盐给他。

  说起这盐现代人没感觉,可在解放前盐在所有吃的里面为老大,比油还大,没油一天多吃几顿随时填饱就行,没盐,看过电影白毛女吗,现实情况比里面白毛女那形象还惨。

  又这样过了几天,杨兴定成了二鬼子后,好日子来了,在多图尔在牛录额真面前大力拍胸脯保证之下(毕竟多图尔也是手下四位章京之一,要给面子滴),而牛录额真的确需要杨兴定这号会讲女真话的人才为他踏踏实实地办事,大手一挥,答应将每次打完猎,除猎物身上的肉之外,内脏、皮毛、吃剩下的骨头全让杨兴定打包带走。反正这些东西也让眼巴巴守着在一旁的汉人抢光,甚至闹出了人命,

  女真人生存主要是以渔猎为主,耕种为辅,平时又是以肉食为主粮。这种生存方式造就了女真人比汉人身体强壮的事实,为女真人两次建国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所以这些负责押送的女真兵是走到那里,就打猎到那里。

  五人组这下发达啦,以前勉强不饿,现在不单能吃饱还能吃好,最主要的是还剩下一大部分吃不完啊,这小日子过得。

  五人组变成了神仙组,边上人的眼睛都成绿色,于是一个个死乞白赖地跑过来要加入五人组,搭讪的,认亲戚的,甚至认干爹的、认干祖宗的都有,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要加入就加入呗,咱们五人反正吃不完。不过这剩下的也就够五六百来人省着吃(这些可是近三百人吃剩下的,而且每天女真人还发放一餐)。只是在如何选人方面五人组发生了矛盾,杨兴定单挑另外四人。

  到最后杨兴定被四人弄烦了一锤定音,说再吵老子一点都不拿回来,谁都别吃,都等死吧!

  没辙了,只能埋在心里骂杨兴定不义道。

  原来四人认为所选之人应该是一心一意巴结自己的七姑八婆,还有那些生病快死的。

  杨兴定相反,他认这些特意巴结自己的人基本上是白眼狼,快死的那些人在这个时候应该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种环境下救也白搭,不如不救。

  于是杨兴定在整个队伍的几千汉子里悄悄挑选几百个没有家室又特别精壮的青壮,又是提问又是试身手,最终敲定一百六十来人左右。

  这百来人大部分是边军、其余就是做无本买卖的和护院出身。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接受过一定军事训练,参加过实战。

  杨兴定在他们中间选出三人能人,吴之恒、李大维、周远山。吴之恒是得胜堡夜不收(斥侯)的小旗,李大维怀安卫的总旗(非世袭),周远山最牛也最背,武进士出身,上任路上与流民一起给女真兵给堵了个正着。

  杨兴定把队伍分成四个小队。让这三人与刘庆为队长,每人分管四十来人。

  搞定这帮人后,杨兴定又挑出三十多个被女真兵糟蹋过的年青良家女子(自愿献身的除外),被女真兵糟蹋过的年青良家女子肯定不止这点人,大部分的人经贞洁思想影响自尽了。到后来,事实证明这帮坚忍度极高的女人发起狠来比男人还疯狂,许多人成家后还成了家中说一不二的母老虎。

  其中一个为十岁小弟忍辱负重的十八岁女子柳桑妹的事迹让五人组眼睛是红通通的,尤其是蒋孝林听后整整哭了一晚上,杨兴定当时二话不说就让柳桑妹成了这三十多个大姑娘的大姐大。

  为了让这三十来人不再被糟蹋,杨兴定不知从哪弄来三十来套男人装让她们换上,再把这些人弄得更脏,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每隔几天便拿着人畜粪便往其身上涂沫。

  经过一番操作之后,不单所有的女真兵再也不来找这三十来人消火,就是其他被虏的人都不愿与这三十来人呆在一块。

  找齐这两帮人后,杨兴定对蒋孝风说,你带柳大成(柳桑妹的弟弟)去找十来个与你们年龄相近且性格相合的孤儿过来,这些人就以你为头,不过你要教他们认字。

  五六百来人省点吃也能勉强吃饱的食物,就让这两百来人放开吃也吃不完。剩下怎么办?

  刘庆和蒋孝风是有事做了,杨顺和蒋孝林可没事干,没事干咋办,那就一天到晚在杨兴定耳边蚊子般地旁敲侧击,意思是分吃一事杨兴定做得不义道,这剩下别再糟蹋,让我们去做点好事。

  是人就会烦,杨兴定一烦,怕了你们,剩余全归你们,你俩爱干嘛干嘛,救人也好,拉帮结派也好,总之随便,别来烦我就行。

  这两位也愣是厉害,硬是拿着这剩下的只能吃饱百把人的东西让上千人跟在他们后面效命,杨兴定也是叹为观止,牛逼啊!不服不行。

  千多人的团体就这样通过吃饱的问题组成了,核心五人组成了九个半人组,杨兴定、杨顺、刘庆、蒋孝林、蒋孝风、周远山、吴之恒、李大维、柳桑妹、柳大成(十岁未满算半个)。九人下面是由一百六十多个青壮和三十多大姑娘,外加十多个整天在吃饱后就打架的小屁孩,组成的精英团队,最外围就是那千多混吃等死外加打酱油的。

  有吃了,就要吃得更好,吃得更美味,队伍在路过山区的地方时,杨兴定一时兴起就跑到山里捡蘑菇来炖骨头汤喝。

  说起蘑菇这东西,那个时代的山里满地都是,可愣没几个人敢吃,就是快饿死了情愿吃观音土也不吃这玩意儿,为啥,怕死啊,吃观音土还可以撑几天再死,吃这玩意儿立马死翘翘,两相比较还是吃观音土划算。

  杨兴定是现代人,还是有八年资历的森林消防武警。他不怕,认知野外生存食物,是丛林基本生存法则之一。蘑菇哪种有毒哪种无毒,误食后怎么处理,一清二白。

  当然这时代也有不怕死的,杨兴定就碰到一个,队伍中唯一的一个,一问原来是位铃医(相当于现代的赤脚医生,古代称游方郎中,不单要走村串寨为人诊病开药,还需自行采集药材,没办法看病的基本是一穷二白之人),宝贝啊,杨兴定马上以一副大肠的代价把这位高级人才拉入团队。

  杨兴定第一次煮食蘑菇汤,那叫香飘十里,只是除自己和铃医吃得不亦说乎,其他人就是如黄河泛滥般流口水也不敢尝试一口,杨顺更是在一旁不停磕头哀求不已。等第二天大早众人起床准备为两人收尸时,发现两人还是活蹦乱跳的,奇啦!

  不过众人还是不敢尝,倒是五人组另四人把心一横,要死就一起死吧!(经过这件事杨兴定把蒋氏兄弟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对待),结果六人吃得是滚瓜肚圆,吃完后一个尽地叫过瘾。

  晚上睡觉还怕你作弊,大白天咱们可是睁大眼睛盯着你们,从午后开始,一大锅蘑菇汤就被手下一群饿鬼慢慢抢光,差点连炖汤的锅子也差点给砸掉。

  从这日起蘑菇大骨汤成了团队中的主菜。不过杨兴定却在蘑菇这事上留了个心眼,私下铃医叫过来,又给了他一付大肠,并说采何种蘑菇能食这件事在这段时间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路上绝不可传授给任何一个人,如有泄露我就会把你宰了炖蘑菇汤,至于到地头后你要传授给别人我就不管。这铃医被杨兴定又打又拉,同时知晓对方有这种实力,吓得直打冷颤,立马发誓答应了。

  蘑菇汤出事,正确来说出了人命,如果蘑菇汤不出事那才是怪事。

  你们能吃肉,也得让咱们喝点汤。杨兴定这个大团队之外的人,看到他们不仅吃得饱,现在更加吃得好,不服啊。你能捡,我就不会捡吗!

  不怕死的出来了,杨兴定和铃医上前至制止,甚至指挥手下那帮吃饱了没事做的青壮打手上前堵人。

  结果还有漏网之鱼,当天二百多人误食蘑菇中毒都没救了,死得快的半个时辰未到就翘了,慢一点三四个时辰就开始全身发软口吐白沫,到第二天基本没气。本来铃医还想上前救治,可在杨兴定杀人的眼光下,退却下来。

  从这天起,众人除了敢吃杨兴定与铃医亲手捡来的蘑菇,其余一概不碰。

  杨兴定的蘑菇汤不仅能吃,还名声远播。

  多图尔跑过来看着众人吃过两回后,毛着胆子喝了一碗汤,感觉没事,还上了瘾。

  多图尔这人表面粗鲁凶狠,实际上是一个好人啊,自己吃独食感觉不好意思,就带着一帮心腹过来吃。

  很快,牛录额真知道,尝试后,于是杨兴定的工作量大增,为所有女真兵煮蘑菇大骨汤。

  这位爷很精,知道杨兴定捡的蘑菇是没毒,可难保这小子使坏故意捡一些有毒的来炖,那可是要老命的,这大概就叫‘非我族类其心毕异’吧。开始时杨兴定每次炖好汤后,先让五人组一人先喝一碗,吃完,过半个时辰自己人再吃。

  如此几回,放心了,其他四人就算了,杨兴定不行,每次都得喝一碗,但只要跟着喝就行。

  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碗蘑菇汤开始了。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火热文学网(湘ICP备20220028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