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大唐稀客小说写的很不错,不老谷新章节阅读无删减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热门小说

在线阅读

大唐稀客小说写的很不错,不老谷新章节阅读无删减

不老谷历史
简介: 火热文学网为您提供优质精选的热门小说【大唐稀客】,来自不老谷的小说全本章节阅读无删减版在线看!
更新时间: 2024-03-25 17:42:16
免费阅读

  第6章相会名将侯君集

  杜凡悠哉地在大街上漫着步,但脑子里想得却是刚刚在酒楼中听到的话语。

  “买卖送上门自己不做,却要送给对头来做,这钱家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就这样,杜凡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刚刚听到的话。不知不觉中,居然回到了王家大院。

  刚步入大院,蓝芯便兴冲冲地朝着杜凡走来。

  “走,跟我去趟驿馆。”

  “去驿馆?”杜凡满心疑惑地问道。

  这平时跟着蓝芯去参加什么诗会,通常都是去茶楼、酒馆之类,去驿馆,这还是头一次,所以杜凡自然会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嗯,我一个朋友在西北做副帅,这一别就快三年,这次刚回到长安,便差人邀我过去一聚。”蓝芯嘴上解答着杜凡的疑惑,但脚下的步子却分秒未停。

  “你和你朋友相聚,这我去合适吗?”杜凡有些为难地问道。

  这也难怪杜凡会为难,人家一个寡妇,一个将军,分别三年才见上一回,谁知道人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自己去了又能做什么,难道就做那最亮的灯泡?

  蓝芯似乎看出杜凡的心思,假装生气的样子,冲着杜凡的怀中,狠狠拧了一下。

  “你想什么呢?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

  “是,是啊。我知道你们是普通朋友,你以为我想你们是什么关系?”虽然在表面上杜凡与蓝芯是主仆关系,但实际上二人属于那种相互仰慕的朋友而已,所以开起了玩笑自然也就不分贵贱。

  虽然杜凡只是句玩笑话,但却把蓝芯弄了个大红脸。一脸羞怒地憋着小嘴,虽说是已婚的妇人,但此时却象个害羞的小女孩儿,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蓝芯似乎很在意杜凡是不是会误会。片刻之后,待蓝芯心里稍稍平静了点,羞涩地扫了些杜凡,喃喃道:“其实,这侯将军对我王家有恩。”

  “侯将军,不会是西北左卫副帅的那个侯君集侯将军?”

  杜凡心中吃惊不小,自小的时候,杜凡就十分喜欢看《隋唐演义》,对于其中的一些文臣武将更是甚为敬佩。

  如今自己已经穿越至大唐数月,但历史上的那些真正名臣武将,他却未见到一位。而这侯君集,更是唐代名将中的名将,位居凌烟阁二十四位功臣之列。却未想到,自己今日有幸见上一面真人。

  听着杜凡的大惊小怪,蓝芯更是吃惊地直瞪着他,说道:“你干嘛这么激动。你认识侯将军,还是他跟你有仇啊?”

  你妹的,我要是跟侯君集有仇,那我早就死了一千八百多遍了。

  “噢。没,我只是听人说过,这侯将军可是个厉害的大英雄,当年皇帝继位时,他可是利了大功之人啊。”杜凡对于大唐的这段历史甚是了解,搪塞个蓝芯那还是十分的容易。

  “是啊,只可惜侯将军为人耿直,说话时免不了得罪人。所以被太宗罚至西北边疆,获了个副帅的缺,这一去就是三年。”

  蓝芯越说越是伤感,这若是换作别人,自然无法理解。已经官至副帅,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但杜凡心中明了,侯君集,在大唐玄武门事变中,是为太宗出谋划策的主要之人,论功自然在百官之上。

  只不过有些功可获,有些功不提更好。侯君集被发至边疆作左卫副帅,并非是因为侯君集得罪了什么人,而是因为太宗皇帝对于当年的玄武门事变耿耿于怀,恨不得将自己的这段记忆抹去。而这侯君集更是玄武门事变的最直接谋划者,所以不整他整谁。

  当然,被整得不只是侯君集一人。当年亲自参与此事的九人当中,虽说全数进入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图形当中,但结局却都是凄惨。

  这正应验了那句:“伴君如伴虎啊。”

  “唉~”

  想到此处,杜凡不由的叹了声气。

  蓝芯闻之,还以为杜凡体会到自己的心声,顿时有种心灵相惜的滋味。

  这种滋味只是瞬间即失,但蓝芯在心中还是责骂着自己:“傻瓜,自己已经是个已嫁之人,怎么还可有非分之想。再说人家杜公子一表堂堂,文采傲人。自己若是再有此等想法岂不是下贱。”

  说起来,蓝芯也当真是可怜,这二十刚到,正是如花的年纪,人间滋味还未尝上一回,便作了寡妇。这若是在杜凡的那个年代,再找一个也不是什么难事。只可惜,她生在唐代,虽说此时的社会已经相当的开放,但自古时传下来的“三从四德”之类,在社会中还是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

  夫亡妇则要一生为其守贞。唉,那个社会确实太不公平,男人们一个个三妻四妾的娶着,而伦到女人,却要守寡,没天理啊。

  看着蓝芯自己跟自己较劲的样子,杜凡自然不明其理,满心疑惑道:“夫人,夫人。您接着说。”

  “呃。”

  杜凡叫了蓝芯数声,这才将这可怜的娃从自责中唤醒了。

  “当年,我刚嫁到王家时,家境已经败落,祖上的财产变卖的七七八八,我自娘家带的嫁妆也已用完,只等着卖房卖地,各自散伙了。却不想,此时西北战事紧张,侯将军奉命择选战马,见我一寡妇可怜,马场中的马也算是上等,于是就将咱家的马全数的买了去,一下子就将咱这一大家子的人给救了。”即使是这事已经过了三年,但当蓝芯说到这儿时,心中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那当初他买咱家的马时,就没提什么潜规则?”杜凡的那个年代本来就是如此,所以一听到蓝芯说到这里,自然就想到了“潜规则”、“回扣”之类的内幕事情了。

  “潜什么?”自从认识了杜凡,蓝芯便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在与杜凡的交谈中,她常会有种迷惘的感觉。

  “呃,没事。我还是有一事不明。”有些事情没必要细问,人家也不会明说。所以还不如问一些跟自己有切身关系的事情,更为实际。

  “你说?”

  “夫人与咱王家的恩人相见,这是情理之中,但带我个文房去又是何意?”对于作人家的电灯泡的事,杜凡确实是没有太大的兴趣。

  “呵,这就是杜公子有所不知了。侯将军有一小妹,闺名侯韵亭,芳龄十八,自小跟随将军在西北,吃了不少苦。侯将军此次回长安,特地将她带来就是为了让筱亭在长安中好好逛逛。但将军又是个大忙人儿,于是就委托我代其陪伴他的这个小妹。”

  “于是,你就又把这活交给我了?”杜凡有些无奈的反问道。

  “呵,怎么杜公子不乐意?听说这侯筱亭可是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儿呢。”蓝芯不失时机揶揄着杜凡笑道。

  “那与我何干。你这属于非法二包,小心工商局来罚你。”杜凡随意的嘀咕道,却说得蓝芯满脑袋的雾水,硬是一道上都在追问“什么叫二包”,“工商局又是什么”。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火热文学网(湘ICP备20220028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