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历史>长桥千古月小说写的很不错,一场独欢新章节阅读无删减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热门小说

在线阅读

长桥千古月小说写的很不错,一场独欢新章节阅读无删减

一场独欢历史
简介: 火热文学网为您提供优质精选的热门小说【长桥千古月】,来自一场独欢的小说全本章节阅读无删减版在线看!
更新时间: 2024-03-25 17:35:39
免费阅读

  京师汴梁,天子脚下,虽然金兵已虎视眈眈地在塞外对大宋之邦垂涎三尺,但此时正值徽宗禅让,新皇登基,偌大的开封府地仍是其乐融融,小商小贩走街串巷的叫卖,课设旅店生意也非常兴隆,呈现出一派车水马龙的繁华态势,仿佛与后来的金兵陷城没有丝毫的联系。

  黄新与袁正杰走在京都的大街上,虽然黄新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迎来了人们怪异的眼神,但黄新却视若不见,继续与袁捕快一前一后走着。

  袁捕快的家住在一条深巷之内,巷子离城门口不远,巷道也不宽,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富诗意,两个人辗转间便来到了那里,古色古香的气氛是黄新梦寐以求的,青石打造的高墙遮住了炎炎烈日,一阵清风吹拂过黄新的身体,黄新有些留恋往返了。

  “兄长!我家到了!”袁正杰那铜锣般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惊雷,打醒了黄新,黄新定了定神,只见眼前是一道朱漆色的大门,袁正杰叫这位兄长呆在自己后边,自己则上前一步,扣动了门环,嘴里也大咧咧地道:“傻婆娘快来开门,你丈夫回来了!”

  听了这番话,黄新差点没笑出声来,听着袁捕快一口一个‘傻婆娘’,黄新也开始暗暗地对这位‘弟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儿:“这位弟妹会是何等尊容?”

  不多时,门开了,里边那位好像是故意扫黄新的兴致,门虽然开了,却不见其人,袁正杰责备了一通,然后转身歉意地对黄新道:“文兄长,真是不好意思,贱内无理,还请兄长见谅!”

  “难道在这个人高马大的捕快也是个耙耳朵?”黄新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谦恭地回道:“不妨,不妨!”

  两人进了院子,只见两个小孩儿正在院中戏耍,见了袁捕快,更是有些兴奋地扑了过来,袁正杰抱起了其中一个,络腮胡子在那小儿的脸上蹭了一通,亲昵地说道:“五儿有没有惹娘生气啊?”

  “没,爹爹答应过给五儿和平儿买吃食,五儿就听话!”那小孩儿稚气地说道,袁正杰听了这话,连忙笑吟吟地放下小孩儿,并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纸包,但当他打开纸包后,脸上的笑意却戛然而止,紧接着不好意思地看着两个小孩儿,两双期待的眸子也扑闪着看向爹爹。

  黄新见状上前,立刻面显羞愧之意,原来那些吃食此时已经破烂不堪,而追溯原因,正是两人刚刚打斗时造成的,眼见着因为自己的原因就要使一个父亲陷入食言的境地,黄新摸了摸口袋,忽然眉开眼笑起来,袁正杰正在不知所措之时听到了自己兄长的笑声,连忙回过头去。

  只见黄新手里拿着两个石头大小的银白色东西(嗯嗯,在二十一世纪,我们把它称为手机,但是在这里.......)

  黄新手里拿着两个东西来到袁正杰面前,开口说道:“贤弟,呵呵,别再逗两个侄儿了,你不是一早叫为兄将礼物收好了吗?还说要给侄儿一个惊喜,怎么这会儿就忘了?”

  袁正杰正穷于应付,黄新这么一出,还真是让他对这个兄长有些佩服。

  两个小孩儿被黄新的新玩意儿给吸引住了,在黄新耐心教了一会儿后,便拿着东西到一边去玩儿了。

  袁正杰对黄新说道:“兄长,来来,内堂请,呵呵!”袁正杰说着又向屋内喊道:“倩娘,快快出来见过兄长!”黄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那位弟妹在屋里这么久,到底在干什么?

  这时,只见正堂的帘幕打开了,一个婀娜的身影飘飘然走了出来,黄新愣住了,因为眼前这位夫人与自己所想的根本判若两人,本来还以为这个‘倩娘’又是‘如花’那样名不副实之辈,没想到还真的与实相符。

  黄新看了看袁正杰,又看了看这位弟妹,顿时心生感叹:世事难料啊,也罢,连自己都能糊里糊涂地跑到宋朝来,唉,还有什么事儿不可能发生呢?

  袁正杰一见妻子终于亮相了,忙指引道:“倩娘,这位是我以前经常跟你提及的文家兄长!”

  倩娘看着这位被丈夫说的神乎其神的兄长竟是如此打扮,心中顿时觉得好笑。

  过了一会儿,袁正杰也看出了些端倪,连忙对妻子说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赶快去给兄长找身好衣裳!”

  倩娘唯唯诺诺地去了,袁、黄二人坐在了椅子上,一块儿品起茶来,看着倩娘知书达理,又联想到袁正杰在自己身边喝茶时发出的“啧啧”声,黄新不由暗叹道:“没文化真可怕!”

  不多时,两人吃过了茶,倩娘已手拿着一身新裳来到黄新面前,恭恭敬敬地对黄心说道:“内堂就在那边,兄长且先去换理衣物,倩儿这便去给相公和兄长弄些吃食!”

  黄新连连施礼,接了衣服后便跑进内堂,脱下了破烂不堪的职业装,换上了古代衣袍,黄新的心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看样子自己想回到后世是不可能了,再说也没什么好留恋的,自己的错太大了,可能自己的消失对家人会好一些,至于茜儿,呵呵,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自己只希望她幸福就好了!

  现在是该改头换面的时候了,既然老天让自己来到宋朝,那自己就既来之,则安之,管他以后会有多大的苦难,只要自己过得好就可以了!而且,从现在开始,自己不再是黄新,自己叫文子逸!

  酒菜置办好了,一家人也都坐定了,唯独这个从天而降的兄长却迟迟不出,袁正杰那个大老粗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几欲前来催促黄新,但又怕惊了兄长,所以在座位上坐立不安。

  终于,内厅的幕帘再次打开了,黄新(啊不,现在应该叫他文子逸)走了出来,只见此时的‘文子逸’身着素色长衫,虽然稍显暗淡,但却衣冠楚楚,再加上本身就拥有书香门第子孙的儒雅气质,所以看上去似乎可以假乱翩翩君子。

  美中不足的是头发太短,无法束起,只得将就,任其自由。

  袁正杰看到文子逸,不觉惊叹不已,但马上上前将文子逸迎上座位,并稍有责备之意地说道:“兄长啊!你可急死老袁了!”袁正杰说着举起酒杯,对文子逸敬道:“兄长,来,小弟敬您一杯!就算是今天给你赔罪!”

  “哪里,哪里!”文子逸也举杯回敬道,饮毕,文子逸看了看桌上,这倩儿弟妹的手还真是巧得很,看上去不大的桌上竟然款款摆了七八道自己没见过的小菜,而且自己闻所未闻。

  菜蔬之精致,真是叫人不忍下口,想起自己曾经的生活,也算是玉盘珍馐,应有尽有,但一想到那些人伪善的嘴脸,自己就吃什么都不香了!眼前这种情形自己更是初次听闻,温馨,太温馨了!

  一口浊酒下肚,那种感觉舒服极了,没有酒精的天然清香,如同甘霖入喉,美不可言。由于一时感慨,文子逸多喝了两杯,因为尽兴,袁正杰也是豪饮狂喝,让文子逸始料未及的是,连这位看上去知书达理的弟妹曹倩儿也是千杯不醉的主。

  酒遇知己千杯少,酒坛子空了,可文子逸和袁正杰却意犹未尽,无奈之下,只好以茶代酒,接着侃谈,文子逸听着袁正杰叙述着自己的遭遇,又是如何与倩儿弟妹相识,一切的一切,源源不断地涌入文子逸的脑海,就像是一个情节曲折的故事,每一个段落都扣人心弦,这就是普通人自己的故事,看似平淡却意味深长。

  饮至半酣,文子逸已经昏昏欲睡,袁正杰醉意盎然地对文子逸道;“兄长,在小弟这里安歇两日,我便送兄长回家去!伯父可是日夜牵挂着你啊!”

  一听这话,文子逸顿时心中一惊,一阵海饮,竟忘了这个事儿,唉,自己就不该说自己姓文,真是.........

  文子逸最为好奇的是为什么袁正杰会对自己的搪塞这般深信不疑,最后想想,人家也是一片赤诚,自己还是随了他吧!得乐且乐,与其担惊受怕地活,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迷迷糊糊的文子逸看了看繁星密布的异域天空,又看了看身边的袁正杰夫妇,不觉又想起了自己远在几百年后的未婚妻茜儿,一股怆然袭上心头,同时也诗兴大发,苦笑着依靠在座椅上,仰天吟诵道:

  “身居狭巷,旧景依然,心头故影,今朝犹在,独处人寰,与谁共欢!”

  诗罢苦笑的更加伤感。

  袁正杰刚欲劝说,倩娘连忙开口道:“兄长这是心中有事,忆起嫂嫂来了!你在陪兄长饮茶,莫扫了兄长的兴致!我照顾五儿和平儿睡下便回!”袁正杰点了点头........

  几天过去了,袁正杰果真言而有信,真的就帮文子逸料理了‘回乡’事宜,别过了倩娘和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两个汉子出了汴梁城,来到了码头租用了一条舴艋舟,由水路向吴江进发,这一行又不知要走多远,江风瑟瑟,文子逸心事沉重,独自立在舟头,伤感也好,怆然也罢!既然要去吴江,就要登一登长桥!

  一个又一个的日落月升,文子逸从没感觉日子可以过得这么短暂,一晃来到大宋已经半月有余了,但大多数的日子却都是在去往吴江的船上度过的!

  天高星疏,鸦啼虫鸣,江水平缓,这便是吴江的夜景,小舟缓缓前行,文子逸与袁正杰正昏昏欲睡之时,船家已经开了口:“主人家,吴淞口到了!”

  “吴淞口到了?”文子逸定了定精神连忙叫起了睡意正浓的袁正杰,两人来到船头,矗立在舟头,望眼而去,幽暗的天际遮掩了一切,他们看到的只有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这个时候下船万一遇到强盗怎么办?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文子逸来到船家身边,施礼说道:“船家,我们对此地不熟,况且又天色尚早,不知可否再容我二人借宿一夜,船钱另付!”

  “也罢,现在让我回航啊,我还真有些困窘,有你们做个伴儿小老儿求之不得啊!”文子逸与袁正杰连连道谢......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copyright 火热文学网(湘ICP备2022002867号)